禪師的懺悔與教誡一位禪師臨終前的懺悔與教誡 那個禪者,是我多年的好友,得了不治之症,在禪坐中面對死亡,參悟死亡。作為好友,臨終前我經常去看他,聆聽他的教誨。我每去,他總在端坐,消瘦的臉上帶著微笑。我們坐下聊天,他說:我一生被虛名所誤。雖然外面看著風光,出了書,有人跟著我學佛,可我知道,自己並沒有真正開悟,也沒有明心見性,現在想來,聰明反被聰明誤。他說得很誠懇。我說:古來宗師,不是也有臨終開悟得道的麼?他說:那是大修行,放下萬緣,一靈炯炯,不是我這種聰慧的小根器,我一生太聰明,太有才,太有情,因此有太多的放不下。我又問:那你最近如何用功?我每次來,你都在禪坐,我不忍心打擾你,在外面念佛,為你祈禱。禪者淡然一笑,說:謝謝。生死大事,何時死,乃至來生何處投胎,我還是知道的。我說:這就是大修行啊,你都知道你何時死,投胎何處餐飲設備,你還沒開悟?禪者有點赧然,說: 這只是功夫,與開悟沒關係,更與明心見性沒關係。我出生到三歲,就能記憶投胎的因緣,長大後學佛來求證這因緣。我此生很早就知道自己生從何來,一生的修行只為完成死向何去,現在能知道死期,不過是預知時至而已,死向何去,我也知道了,不過還是那句老話:再入輪迴做眾生,我的內心已經沒有對死亡的恐怖,這點粗淺修行離得道或開悟或見性還遠著呢。那你最近如何用功? 禪者說:一心懺悔那些業障,從內心淨化。我是一個將死之人,要在臨死前,把內心清理乾淨,這幾月我一直在懺悔。懺悔我造的業,懺悔我做過的錯事,懺悔自己沒能真正盡孝,懺悔自己曾經傷害過朋友、親人,懺悔曾經說了很多妄語,在修行上,未得言得,未證言證,自負輕狂;懺悔自己曾經口是心非,說了不少是非,惹了不少麻煩,給他人帶來了不少傷害;懺悔我對愛過我的女人帶來的心靈上景觀設計的傷害;懺悔自己的無知對同修帶來的誤導…禪者說了那麼多可懺悔的事情,說時還會流淚。他對我說,一個人,在臨終前的大懺悔,就是放下包袱,輕裝上路。說到這句,他笑了。誰都知道上路意味著什麼。他要我找來一個農村人洗衣服用的大鐵盆,要我幫他把平生的文稿搬來,足足有 一米 高,要我當著他的面燒了。幫他燒?我不忍心,說:這可是你一生的心血啊,多少出版社找你要書稿,為何要燒?不是很好嗎?我不幹。他說:你不燒,那我自己燒。這些沒有價值的東西,不燒何用?我沒有得道,那些知解宗徒的文字,到頭來都是魔障,我自己是清楚的。燒了書稿,以免貽誤後學,以免增我罪過。沒有真正明心見性,所談所說盡是野狐禪啊,你想讓我墮落地獄嗎?他沉靜地說:我一生說法講經,辯論是非,因為沒有得道,沒有見性,說了妄語和見地不正的話,報應在身,得病在口腔、食道、胃。他的臉越來越支票借款消瘦,因為坐禪,精神尚好。我 和他一本一本地燒他的作品,包括他的日記,不少還是用毛筆寫的,字跡工整。大冬天,我們以書稿取暖。看著他的淡定與超然,我很感動,也想,我死前,要像他一樣,燒盡自己所有的日記、文稿,不留那些雜碎,乾乾淨淨,毫無牽掛地離開。我的念頭一動,他笑了,說:別學我,學我沒出息。我來過多次,禪師都說在懺悔業障,懺悔過惡,他對我說:口業最難懺悔,這一生中,我講經說法,口出妄語,說人是非,口業大如山嶽。他歎口氣說,儘管口業深重,我還是要懺悔清淨了再死。看來,我比預期的日子要晚死一月,這一個月專門懺悔口業。修道學佛的人,口頭禪也造業啊,何況我口業不淨,說是非,爭曲 直,談邪見,不知這一個月能否懺悔清淨。等我懺悔清淨了,就是我要走的日子。作為多年亦師亦友的人,我還是難過,問他:你要走了,有什麼話作為對我最後的忠告?系統家具 
創作者介紹

信用卡代償

rb60rboh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